琪琪

【盾铁】Un-spoken

*不是文手 第一次写东西求轻喷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_(:3」∠)_
*傻白不甜一发完
*ooc属于我 不好吃也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
GO→






“所以,出去走走?”史蒂夫朝门口偏了偏头,但显然他的邀请对象这会儿没空理他———那个穿着工装背心的小胡子男人正对着一堆机器敲敲打打,旁边是些散落的零件和图纸。过了好一阵子,史蒂夫又轻声咳了一下,提醒他自己还在等着,坐在地上的人才停下手中的活,头也不回地说:“出去走走,你认真的?我假设你知道今天是处决日而且,”他转过身用起子指指史蒂夫,又指指自己,“一个共和派,一个处决派,哇哦,完美二人组。”
史蒂夫耸了耸肩:“这没什么,托尼。已经没人会在乎这个了,就因为今天是处决日。呃...…共和派这边是不是叫什么‘去他妈的操蛋日’?”几个粗俗的字眼让他的表情变得有点纠结,“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,你明明……”
“停、停,停———!!!”托尼尖叫着捂住耳朵,活像只被踩住尾巴的猫。“操你的罗杰斯,你自己数数这话究竟说了多少遍了!我敢打赌,要不是我提前关掉了好姑娘Friday,她现在一定会说‘先生,据我统计,这已经是罗杰斯先生第———得有上千次了吧,我猜?———次说这句话了。’,我的机器人,我有权利决定要他们怎么样,况且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!你他妈要非想留住那些你心心念念的铁皮,就滚去当总统顺便堵上那帮唧唧歪歪的老头子们的狗嘴!”他大声嚷嚷着,一边还用手里的工具狠狠凿了几下地面,好像那是史蒂夫的脸一样。
托尼·斯塔克是个科学家,史蒂夫曾说他可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前三名,但他本人并不赞同,用他的原话来说是“难道你还认识两个比我更聪明的人?”。好吧,目前很多尖端科技产品都是由这位最聪明的科学家自主研发的,应用最广泛的还数那些机器人们。当下投入生活及生产领域的机器人有70%左右出自斯塔克工业。但自从第一个机器人进入人类生活那天起,二者间的矛盾似乎就从未化解过。一部分人愉快地接受了这些大家伙,这是共和派;剩下的人对这种冰冷的铁皮相当反感——尤其是仿生款——他们认为经典款至少还有点机器人的样子,而那些和普通人毫无区别的,鬼知道它们会不会突然系统错乱给自己来一刀。人类在这张紧张对峙中与机器人共处了好几年,说实话,完全没有系统错乱的情况发生。但部分人的担忧仍然愈演愈烈,反倒是处决派快要神经错乱了。他们甚至开始在大街上游行,政府的大门每天都被围得水泄不通。不久前,托尼口中“那帮唧唧歪歪的老头子们”决定暂时停止所有机器人的使用。一个月后——也就是今天,统一关闭所有服务系统。至于“暂时”到底是多久,没人说得清。
这就是为什么史蒂夫总爱说“你明明”。你明明是个科学家;你明明创造了那些机器人;你明明……是的,托尼是处决派那边的,史蒂夫很难理解他的选择。但他可能忘了自己也是站在政府对立面的政府人员。两个奇怪的人总能走在一起,不是吗?
托尼把脏手放在裤子上蹭蹭;往实验室里间走去换衣服。“反正被你烦的也做不成事,干脆陪你出去转转。”拧动门把时,他又侧过头说:“我只是站在人类那一边。”
我只是站在人类那一边。史蒂夫反复咀嚼着这个听起来充满英雄色彩的句子。那么又有谁站在你这边呢,除了我。他想。

**
咖啡店内的风铃发出了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,随后进来一高一矮两个男人。立刻有服务员上前引路,说了声这边请后就将二人带向了靠窗的一个位置。
“老样子,甜甜圈多加一份。”小个子男人说。服务员微微欠身,离开了他们的桌子。
另一个金发男人皱着眉:“托尼,你知道我不吃这东西。”
“谁说要给你吃了,我一个人吃。”
史蒂夫叹了口气,托尼以为他又要为甜食问题发表家长讲话。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只是撑着下巴,盯着窗外那个正在将垃圾进行分类的清洁机器人——或者单纯在发呆。他到底是心情不好还是觉得我就要和机器人们分开了所以纵容我?等等、心情不好的不该是我?今天出来的原因好像是让我散散心来着?难道我惹他生气了?别吧。天才科学家一边让自己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,一边偷瞄对面沉默的男人。但直到他的甜甜圈被端上桌也没能得出个像样的结论。为了打破这股尴尬的气氛,他决定先抛出一个史蒂夫可能会感兴趣的话题。
“呃......你看出来了吗,其实这个店里的服务员都是机器人,仿生的。包括那边的老板罗伊。我跟他还挺熟的。有时候我太忙来不了,他会给我送点甜品到大厦去,很贴心对吧?”吧台处的老板注意到了托尼,礼貌地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托尼也挥挥手和他打招呼。
谢天谢地,史蒂夫终于把目光从外面那个该死的铁块上收回来了,这让托尼暗暗松了口气。史蒂夫惊讶地打量着身边的一切,这不是托尼第一次带他来这里,但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这家店竟然如此令人意外。
“天......这还真是......神奇。”末了,他又总结性的加上一句:“难怪你经常来这儿。”
托尼点了点点头。这是他作为一名常客的原因之一。咖啡店离他的大厦不远,步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。店里面积虽然没有特别大,但简约的木色圆桌被摆放整齐后一点儿也不显拥挤。每个桌位上都有几盆形态各异的绿色小植物,在咖啡氤氲中恣意伸展着。可能是由于今天的特殊性,此刻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。陌生的面孔们低声交谈着,人们都带着幸福与怀念的笑容。甚至有人提出和服务的机器人合照或者拥抱的要求——后者倒是毫不吝啬。托尼说,这里大多数都是共和派,但也不乏处决派的人——他们中的某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痛恨这些仿生人。再加上这间小小的店好像真的被施了魔法,人机之间的冰层早就被甜腻的气氛吞噬殆尽了。
史蒂夫突然开口:“今天过后,这些机器人会怎么样?被回收吗?”
托尼想了想,说:“可能是这样,我不太确定,以前可从没有规模这么大的废弃工作。”他咽下一口甜甜圈,手指在空中比划着,“说是机器人,也就是长得像人而已。其实都是代码,纯数据,上传到哪里都没差,懂我意思吧?所以不回收应该也没关系,顶多占用点公共区域造成环境污染什么的。没人会在意的。不过这家店我会回收的。”
“是这样啊......”史蒂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端起快凉掉的咖啡凑近嘴边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:“等等、你是说回收?别告诉我就因为这里的甜甜圈很好吃?”
托尼眨眨眼睛:“不然呢?”

**
他们离开时已经是黄昏时分。罗伊叫住正在推门的托尼,示意自己有话要说,却迟迟没开口。史蒂夫连忙打了个手势:“我先出去,在外面等你。”老板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善解人意的大个子便站在了路边。远处的残阳将天空染成诡异的橘色,又被锋利的地平线硬生生割开。史蒂夫好奇的往店里看,两人说了些什么后,托尼抬起手在罗伊后颈上一按,取出一个长方形金属块。罗伊好像说了句谢谢,托尼只是默默拍了下他的肩膀,再没有说话。看到托尼打算出来,史蒂夫立马把目光移向马路对面,满脸都写着“我没在看”。托尼小跑过来。两人并肩向前走去。还是他先问了:“你看到吧?刚才那个?”
“什么东西?”史蒂夫明知故问。
“别装了,发现你偷看了。”托尼笑嘻嘻的捅了他一下,从兜里掏出那个金属块在史蒂夫眼前晃晃。“罗伊的记忆条,类似储存卡那种东西,不过比储存卡高级多了。他把这个给我,希望有一天能重现回到这个店里。虽然外形可能会变,但记忆——我是说,数据还在就行。”
“会有那一天的。”史蒂夫说,“话说,每个机器人都有记忆条吗?只有指定的人才能取出来?”
还在把玩着那个记忆条的人点了点头:“仿生款都有,他们和人类交流的机会比较多。有的低级经典款没有,也不需要。确实是特定的人才能取,指纹识别。所以我的手可值钱了——大部分都能取。接口隐藏的很好,完全看不出来那里有块东西。我也没弄明白,不是我的技术。我比较注重那些基础程序。现在的仿生款只从外表看和普通人根本没区别,连体温、呼吸和心跳都能模拟了,天。”他夸张的做了个表示惊悚的表情,“所以会有人排斥他们,这很正常。会感到害怕才是人类,这就是我们和机器的差别。”
“也许是这样,但一定会有某种办法让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。”
“拜托———”托尼拉长了音调,克制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,“收起你那冒粉红泡泡的童话幻想吧,大朋友?几乎没可能的,又不是小说里那样有什么机器人三定律的,他们目前看不懂员工守则,信我,连我都搞不定这个,简直就像面对青春期小孩的倒霉家长。虽然我觉得我的宝贝孩子们没有一点问题,但有人觉得他们有。”
史蒂夫挑着眉:“世界上最聪明的人?”
“去你的。”托尼使劲拍了一把他的后腰,两人便在被余晖静静包裹着的街道上放声大笑起来。

**
直到托尼开始哼哼实在不想走了,他们才在广场旁的长椅上紧挨着坐下来。史蒂夫真的很享受这个下午,虽然他完全没掩盖住自己心事重重的迹象。这几年两个人只要独处超过三十分钟——有时甚至要不了这么久,最终都会吵得不可开交。史蒂夫自认为还算个脾气好的人,但,你知道的,托尼总有办法把别人气得要死。今天可是为数不多的和平日。没有实验室,没有该死的处决派共和派,没有史蒂夫的“你明明”,没有无休止的争吵。他们去了托尼最爱的咖啡厅,吃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甜甜圈,然后普通话的散步,聊些有的没的,现在还能坐在一起看看星空,有比这更美妙的事吗?
托尼又摸出罗伊的记忆条,把它高举过头顶,对着月光眯起眼看。光滑的金属表面上映照出他好看的、盛满星光的眼睛。史蒂夫几乎移不开视线了。托尼突然认真的问:“你说,人类和机器人真的能有那一天吗?”
“已经快十二点了,你还不回去?”史蒂夫答非所问。
托尼摇摇头,又问了一遍,这次说的很慢。
史蒂夫没办法再坚定地说“是的,可以。”,他发现自己说不出话。过了半响,他听到自己说:“不能,我们自己都没办法和平相处。”
托尼打了个响指:“Bingo,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承认呢,老顽固。”史蒂夫还想说点什么,被托尼制止了。
“我知道你想要个好结局,我知道,因为我也是这样想的。他们都是我的心血,我绝对比任何人都要在乎,真的。但我不愿意让他们受到排斥,他们应该是朋友,是好帮手,而不是工具或者别的什么——怪物之类的。人与人之间需要尊重,人与机器难道就不需要了吗?不要说机器人就是几块拼装好的铁皮,我了解他们,没人规定他们不能有感情啊,史蒂夫。我们都在做相同的事,我和你——我们都在努力。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们,我明白的。”托尼深吸一口气,抬手挡住眼睛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。“所以——就,别恨我好吗,史蒂夫,答应我?”
不,史蒂夫绝望的想,我喜欢的不是那些机器人。但他喉头发紧,一个单词都说不出来,只好拉过托尼的手使劲握住。广场中央钟楼上的指针沉默地划破空气,还有两分钟就是新的一天。有什么即将要改变了,被相信着的明天正艰难的从茧中抽身出来。
“史蒂夫。”托尼轻轻喊道,轻到快要溶化在风里,史蒂夫几乎以为是他听错了。不过他并没有回应的意思,因为托尼马上又叫了一声,而名字的主人只是直直地盯着前方。紧接着托尼好像说了些什么,然后午夜的钟声就完全的淹没了他的声音,又或者他本来就什么都没说。史蒂夫在心中数着这宣判的声波,钟敲了十二下后,一切重归寂静。
史蒂夫努力吞咽着喉咙中的肿块,强迫自己不要在这时候哭出来。“不......托尼,我从来没有恨过你,托尼。以及我可能又要说你最讨厌的‘你明明’了,最后一次,我保证。”他把手指插进头发中,自嘲的笑了笑,“你明明这么善良,温柔,你明明值得最好的。是你让我相信了你们的可能性。你总是为别人考虑的太多,却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。托尼,你这么聪明,但你一定没想到自己的结局吧?”旁边的天才意外的没有反驳他,这令史蒂夫更难受了,但他仍然自顾自地说下去。“嘿,你看,连我们都能做朋友,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,我们期待的真正的和平,不会很久的,我相信。是你让我相信这一切,托尼。”他揉揉发红的眼眶,侧身给了托尼一个结实的拥抱,然后抬手在他后颈上按了一下,一个金属块便弹了出来。史蒂夫把它放进胸前的口袋中,透过衣料的冰冷触感使他一阵战栗。
在那之后,他再也没有说话了。史蒂夫安静的坐了一会儿,又弓起身子,把脸深深的埋在手中。没过多久,从他宽大的手掌下传来了几声被刻意压低的啜泣,以及一些零碎而模糊不清、未说出口的爱。



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19)